導航:首頁 > 免費閱讀 > 我是黑無常君免費全文

我是黑無常君免費全文

發布時間:2022-07-02 03:46:37

Ⅰ 黑白無常嬌娘子小說txt全集免費下載

黑白無常嬌娘子 txt全集小說附件已上傳到網路網盤,點擊免費下載:

內容預覽:
黑白無常嬌娘子
作者:水瓶精靈
第一章 地獄花轎
更新時間2010-5-8 19:36:26 字數:3675
引子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血夜蝶,是她亦是她,地獄穿行無所阻攔獨霸閻心。
白雪兒,是她也是她,異界重生脫胎換骨雙嬌合體。
「准備分身了吧,蜜兒,你動作快點呀」
「恩,好的,好的···」半響,沒有行動,某女迷糊中,「再讓我多睡會,不要吵我,你先幫我應付他吧。」
「呃(⊙o⊙)…,做這個這個事了啊,那我趕緊躲起來,不看不看,羞羞羞,羞死人了,曉伊,你自己的男人自己去解決,別丟給我。」
「啊啊啊,蜜兒你居然偷看我們那個那個,你不想混了是吧!」
看黑白雙嬌,如何在異界地府妖嬈重生!
人物簡介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她,端木曉伊,號稱「浴血玫瑰」的戰地記者,歷經多年戰火煙硝和重重磨難,以機智和勇敢頑強存活了下來,卻在一次埃及采訪途中莫名穿越,坐上地獄花橋奔赴閻羅十殿,開始了她有生以來最為驚天地、泣鬼神的黑白無常衙差生涯!
她,雪蜜兒,二十一世紀插畫師,迷糊可愛,天真活潑,外加沒心沒肺。與好朋友曉伊同時穿越來到異界,開啟一段精彩絕倫的非凡之旅。和曉伊感情深厚,蜜兒有言:「美女,我要,帥哥,靠邊站!」
藍焰血,耗盡半生藍血只為換的美人心。
藍耀獅……
確認後請採納

Ⅱ 《朝花夕拾》中《無常》原文。

原文如下:

迎神賽會這一天出巡的神,如果是掌握生殺之權的,——不,這生殺之權四個字不大妥,凡是神,在中國彷彿都有些隨意殺人的權柄似的,倒不如說是職掌人民的生死大事的罷,就如城隍和東岳大帝之類。那麼,他的鹵簿中間就另有一群特別的角色:鬼卒、鬼王,還有活無常。這些鬼物們,大概都是由粗人和鄉下人扮演的。鬼卒和鬼王是紅紅綠綠的衣裳,赤著腳;藍臉,上面又畫些魚鱗,也許是龍鱗或別的什麼鱗罷,我不大清楚。鬼卒拿著鋼叉,叉環振得琅琅地響,鬼王拿的是一塊小小的虎頭牌。據傳說,鬼王是只用一隻腳走路的;但他究竟是鄉下人,雖然臉上已經畫上些魚鱗或者別的什麼鱗,卻仍然只得用了兩只腳走路。所以看客對於他們不很敬畏,也不大留心,除了念佛老嫗和她的孫子們為面面圓到起見,也照例給他們一個「不勝屏營待命之至」的儀節。

至於我們——我相信:我和許多人——所最願意看的,卻在活無常。他不但活潑而詼諧,單是那渾身雪白這一點,在紅紅綠綠中就有「鶴立雞群」之概。只要望見一頂白紙的高帽子和他手裡的破芭蕉扇的影子,大家就都有些緊張,而且高興起來了。人民之於鬼物,惟獨與他最為稔熟,也最為親密,平時也常常可以遇見他。譬如城隍廟或東岳廟中,大殿後面就有一間暗室,叫作「陰司間」,在才可辨色的昏暗中,塑著各種鬼:弔死鬼、跌死鬼、虎傷鬼、科場鬼,……而一進門口所看見的長而白的東西就是他。我雖然也曾瞻仰過一回這「陰司間」,但那時膽子小,沒有看明白。聽說他一手還拿著鐵索,因為他是勾攝生魂的使者。相傳樊江東岳廟的「陰司間」的構造,本來是極其特別的:門口是一塊活板,人一進門,踏著活板的這一端,塑在那一端的他便撲過來,鐵索正套在你脖子上。後來嚇死了一個人,釘實了,所以在我幼小的時候,這就已不能動。

倘使要看個分明,那麼,《玉歷鈔傳》上就畫著他的像,不過《玉歷鈔傳》也有繁簡不同的本子的,倘是繁本,就一定有。身上穿的是斬衰凶服,腰間束的是草繩,腳穿草鞋,項掛紙錠;手上是破芭蕉扇、鐵索、算盤;肩膀是聳起的,頭發卻披下來;眉眼的外梢都向下,象一個「八」字。頭上一頂長方帽,下大頂小,按比例一算,該有二尺來高罷;在正面,就是遺老遺少們所戴瓜皮小帽的綴一粒珠子或一塊寶石的地方,直寫著四個字道:「一見有喜」。有一種本子上,卻寫的是「你也來了」。這四個字,是有時也見於包公殿的扁額上的,至於他的帽上是何人所寫,他自己還是閻羅王,我可沒有研究出。

《玉歷鈔傳》上還有一種和活無常相對的鬼物,裝束也相仿,叫作「死有分」。這在迎神時候也有的,但名稱卻訛作死無常了,黑臉、黑衣,誰也不愛看。在「陰死間」里也有的,胸口靠著牆壁,陰森森地站著;那才真真是「碰壁」。凡有進去燒香的人們,必須摩一摩他的脊樑,據說可以擺脫了晦氣;我小時也曾摩過這脊樑來,然而晦氣似乎終於沒有脫,——也許那時不摩,現在的晦氣還要重罷,這一節也還是沒有研究出。我也沒有研究過小乘佛教的經典,但據耳食之談,則在印度的佛經里,焰摩天是有的,牛首阿旁也有的,都在地獄里做主任。至於勾攝生魂的使者的這無常先生,卻似乎於古無征,耳所習聞的只有什麼「人生無常」之類的話。大概這意思傳到中國之後,人們便將他具體化了。這實在是我們中國人的創作。

然而人們一見他,為什麼就都有些緊張,而且高興起來呢?

凡有一處地方,如果出了文士學者或名流,他將筆頭一扭,就很容易變成「模範縣」。我的故鄉,在漢末雖曾經虞仲翔先生揄揚過,但是那究竟太早了,後來到底免不了產生所謂「紹興師爺」,不過也並非男女老小全是「紹興師爺」,別的「下等人」也不少。這些「下等人」,要他們發什麼「我們現在走的是一條狹窄險阻的小路,左面是一個廣漠無際的泥潭,右面也是一片廣漠無際的浮砂,前面是遙遙茫茫蔭在薄霧的裡面的目的地」那樣熱昏似的妙語,是辦不到的,可是在無意中,看得住這「蔭在薄霧的裡面的目的地」的道路很明白:求婚,結婚,養孩子,死亡。但這自然是專就我的故鄉而言,若是「模範縣」里的人民,那當然又作別論。他們——敝同鄉「下等人」——的許多,活著,苦著,被流言,被反噬,因了積久的經驗,知道陽間維持「公理」的只有一個會,而且這會的本身就是「遙遙茫茫」,於是乎勢不得不發生對於陰間的神往。人是大抵自以為銜些冤抑的;活的「正人君子」們只能騙鳥,若問愚民,他就可以不假思索地回答你:公正的裁判是在陰間!想到生的樂趣,生固然可以留戀;但想到生的苦趣,無常也不一定是惡客。無論貴賤,無論貧富,其時都是「一雙空手見閻王」,有冤的得伸,有罪的就得罰。然而雖說是「下等人」,也何嘗沒有反省?自己做了一世人,又怎麼樣呢?未曾「跳到半天空」么?沒有「放冷箭」么?無常的手裡就拿著大算盤,你擺盡臭架子也無益。對付別人要滴水不羼【chan】的公理,對自己總還不如雖在陰司里也還能夠尋到一點私情。然而那又究竟是陰間,閻羅天子、牛首阿旁,還有中國人自己想出來的馬面,都是並不兼差,真正主持公理的腳色,雖然他們並沒有在報上發表過什麼大文章。當還未做鬼之前,有時先不欺心的人們,遙想著將來,就又不能不想在整塊的公理中,來尋一點情面的末屑,這時候,我們的活無常先生便見得可親愛了,利中取大,害中取小,我們的古哲墨瞿先生謂之「小取」雲。

在廟里泥塑的,在書上墨印的模樣上,是看不出他那可愛來的。最好是去看戲。但看普通的戲也不行,必須看「大戲」或者「目連戲」。目連戲的熱鬧,張岱在《陶庵夢憶》上也曾誇張過,說是要連演兩三天。在我幼小時候可已經不然了,也如大戲一樣,始於黃昏,到次日的天明便完結。這都是敬神禳災的演劇,全本里一定有一個惡人,次日的將近天明便是這惡人的收場的時候,「惡貫滿盈」,閻王出票來勾攝了,於是乎這活的活無常便在戲台上出現。

我還記得自己坐在這一種戲台下的船上的情形,看客的心情和普通是兩樣的。平常愈夜深愈懶散,這時卻愈起勁。他所戴的紙糊的高帽子,本來是掛在台角上的,這時預先拿進去了;一種特別樂器,也准備使勁地吹。這樂器好象喇叭,細而長,可有七八尺,大約是鬼物所愛聽的罷,和鬼無關的時候就不用;吹起來,Nhatu,nhatu,nhatututuu地響,所以我們叫它「目連瞎頭」。在許多人期待著惡人的沒落的凝望中,他出來了,服飾比畫上還簡單,不拿鐵索,也不帶算盤,就是雪白的一條莽漢,粉面朱唇,眉黑如漆,蹙著,不知道是在笑還是在哭。但他一出台就須打一百零八個嚏,同時也放一百零八個屁,這才自述他的履歷。可惜我記不清楚了,其中有一段大概是這樣:——

「…………

大王出了牌票,叫我去拿隔壁的癩子。

問了起來呢,原來是我堂房的阿侄。

生的是什麼病?傷寒,還帶痢疾。

看的是什麼郎中?下方橋的陳念義兒子。

開的是怎樣的葯方?附子、肉桂,外加牛膝。

第一煎吃下去,冷汗發出;

第二煎吃下去,兩腳筆直。

我道阿嫂哭得悲傷,暫放他還陽半刻。

大王道我是得錢買放,就將我捆打四十!」

這敘述里的「子」字都讀作入聲。陳念義是越中的名醫,俞仲華曾將他寫入《盪寇志》里,擬為神仙;可是一到他的令郎,似乎便不大高明了。la者「的」也;「兒」讀若「倪」,倒是古音罷;nga者,「我的」或「我們的」之意也。

他口裡的閻羅天子彷彿也不大高明,竟會誤解他的人格,——不,鬼格。但連「還陽半刻」都知道,究竟還不失其「聰明正直之謂神」。不過這懲罰,卻給了我們的活無常以不可磨滅的冤苦的印象,一提起,就使他更加蹙緊雙眉,捏定破芭蕉扇,臉向著地,鴨子浮水似的跳舞起來。

Nhatu,nhatu,nhatu-nhatu-nhatututuu!目連瞎頭也冤苦不堪似的吹著。他因此決定了:——

「難是弗放者個!

那怕你,銅牆鐵壁!

那怕你,皇親國戚!

…………」

「難」者,「今」也;「者個」者「的了」之意,詞之決也。「雖有忮心,不怨飄瓦」,他現在毫不留情了,然而這是受了閻羅老子的督責之故,不得已也。一切鬼眾中,就是他有點人情;我們不變鬼則已,如果要變鬼,自然就只有他可以比較的相親近。迎神時候的無常,可和演劇上的又有些不同了。他只有動作,沒有言語,跟定了一個捧著一盤飯菜的小丑似的腳色走,他要去吃;他卻不給他。另外還加添了兩名角色,就是「正人君子」之所謂「老婆兒女」。凡「下等人」,都有一種通病:常喜歡以己之所欲,施之於人。雖是對於鬼,也不肯給他孤寂,凡有鬼神,大概總要給他們一對一對地配起來。無常也不在例外。所以,一個是漂亮的女人,只是很有些村婦樣,大家都稱她無常嫂;這樣看來,無常是和我們平輩的,無怪他不擺教授先生的架子。一個是小孩子,小高帽,小白衣;雖然小,兩肩卻已經聳起了,眉目的外梢也向下。這分明是無常少爺了,大家卻叫他阿領,對於他似乎都不很表敬意;猜起來,彷彿是無常嫂的前夫之子似的。但不知何以相貌又和無常有這么象?吁!鬼神之事,難言之矣,只得姑且置之弗論。至於無常何以沒有親兒女,到今年可很容易解釋了;鬼神能前知,他怕兒女一多,愛說閑話的就要旁敲側擊地鍛成他拿盧布,所以不但研究,還早已實行了「節育」了。

這捧著飯菜的一幕,就是「送無常」。因為他是勾魂使者,所以民間凡有一個人死掉之後,就得用酒飯恭送他。至於不給他吃,那是賽會時候的開玩笑,實際上並不然。但是,和無常開玩笑,是大家都有此意的,因為他爽直,愛發議論,有人情,——要尋真實的朋友,倒還是他妥當。

有人說,他是生人走陰,就是原是人,夢中卻入冥去當差的,所以很有些人情。我還記得住在離我家不遠的小屋子裡的一個男人,便自稱是「走無常」,門外常常燃著香燭。但我看他臉上的鬼氣反而多。莫非入冥做了鬼,倒會增加人氣的么?吁!鬼神之事,難言之矣,這也只得姑且置之弗論了。

六月二十三日。

Ⅲ 黑白無常隱士無良txt全集下載

黑白無常隱士無良 txt全集小說附件已上傳到網路網盤,點擊免費下載:

內容預覽:
黑白無常隱士無良
作者:離諸草
推薦好友文。
更新時間2011-7-14 21:56:58 字數:326
在中國古代曾出過一代名將,他擁有無人可及的天人之姿和萬人欽佩的軍事天賦;她是一代影界新秀,卻因一隻古鐲而來到北齊,相遇不是意外而是必然,看古靈精怪小女子如何鬧出一段又一段啼笑皆非的姻緣
他,蘭陵郡王,絕美堅毅,驍勇善戰
她,蘭陵王妃,天真聰慧,恍若精靈
明明是他的妃,明明是他要她做自己的王妃,卻不想,他心中另有其人,而她,算什麼?一枚棋子?一個籌碼?還是他想要改變歷史的工具?
心死了,就離開吧..........
等到浮華落盡,時光流逝,他才發現,原來,他也愛過.......可是為什麼不說出來,為什麼要以傷害的方式來掩飾呢?
我們是不是回不去了?真的,回不到從前了?
推薦好友文。
更新時間2011-7-14 21:57:05 字數:326
在中國古代曾出過一代名將,他擁有無人可及的天人之姿和萬人欽佩的軍事天賦;她是一代影界新秀,卻因一隻古鐲而來到北齊,相遇不是意外而是必然,看古靈精怪小女子如何鬧出一段又一段啼笑皆非的姻緣
他,蘭陵郡王,絕美堅毅,驍勇善戰
她,蘭陵王妃,天真聰慧,恍若精靈
明明是他的妃,明明是他要她做自己的王妃,卻不想,他心中另有其人,而她,……

Ⅳ 以前有看過一本小說,但忘記書名了,其中裡面有這樣的情節,一次宴會男女主角穿一黑一白,他們互稱黑無常

且試天下
作者:冷傾月
簡介:
「蒼茫殘局虛席待,一朝雲會奪至尊!」 東朝第一高山、號為「王山」的蒼茫山頂上,有傳說中的高人留下一盤下至一半的棋局,並在棋盤上留下這么一句話,那時正是東朝諸國爭戰,帝業飄搖之時。 一個被贊「素衣雪月,風華絕世」的女子,偏偏言行無忌,狂放如風,這樣一個令天下武林敬嘆的人,在那個瘡痍亂世中當如何「無忌如風」? 一個與「素衣雪月」完全相反的「黑裳墨月」的男子,他雍容清貴,仁心仁舉,這樣一個令天下武林景仰臣服的人,在那個人心跌盪的亂世中當有如何一翻「仁舉」? 一個出生尊貴的侯國世子,他武功蓋世,他高傲偉岸,他志在天下,這個被史家評為有「王者霸氣」的人,在那個戰亂連連的亂世中當如何成就他的「霸業」? 一個令天下傳誦「風雨千山玉獨行,天下傾心嘆無緣」的人,他高潔出塵,慈悲心腸,他是被世人尊為「天人」的玉家人,在那個生靈塗炭的亂世中又如何「慈悲出塵」? 一個美艷高貴的侯國公主,她有傾國之顏,更有玲瓏七竅心,在那個傾軋輾壓的幽幽深宮,她當如何權衡計算才能得那「女子至尊」之位? 一個以才名傳天下、以武創名騎的纖弱公主,當國難當前之時,她撥劍而起,只是在那天下紛爭的亂世,她如何才能衛得了家國百姓? 一個隱居深宮卻令天下群英側目的侯國世子,他神秘莫測,卻深受國人愛戴擁護,在那個群雄逐鹿的亂世,他是隱逸無為還是沖淵而出? 家與國,可有相抵? 愛與恨,如何分明? 恩與仇,以何相報? 美人與天下,孰重孰輕? 那雙月是否能璧合生輝? 那王與王是否能同心同步? 那霸者與那「天人」是否能得其所願? 亂世之中,英才輩出,只是蒼茫山頂的棋局只需兩人,而掌握天下的至尊,只需一位!

游戲人間的白風夕不得不回到她另一個身份——才名滿天下的風國惜公主,隨即繼位為王。面對喪父之痛、親手殺死愛人這苦,與昔日朋友兵戎相見之無奈,和夫君彼此猜疑之孤苦,她能否在家國大業與愛恨情仇間做出正確的選擇,天下,最終將落入誰人之手?一塊白玉,一襲白衣,一種鳳舞九天的武功,這個率性女子,在江湖和家國之間搖擺;一塊黑玉,一襲黑衣,一顆處處算計的心,這個儒雅男子,在天下和愛人間徘徊。
他們將如何下完這盤命里的殘局……
內容標簽:宮廷侯爵
搜索關鍵字:主角:風夕、豐息、玉無緣、 皇朝 ┃ 配角:華純然、蕭雪空、秋九霜、鳳棲梧 ┃
屬於:江湖和宮廷的小說吧,結局算喜的吧,這書寫的還是蠻好的。女主叫白風夕,男主叫黑豐息,合稱白風黑息。。。。

Ⅳ 黑無常只會說「必須死」的是那部小說作者是誰什麼軟體能免費看

崔走召的《 我當陰陽先生的那幾年》

Ⅵ 最強黑白無常小說,有沒有全本的,

黑白配
魂魄不齊全之冷麵判官陷愛 作者:九焰
我是黑無常
桃花劫
黑白無常

Ⅶ 白無常若是愛上了黑無常小說txt全集免費下載

白無常若是愛上了黑無常 txt全集小說附件已上傳到網路網盤,點擊免費下載:

內容預覽:
「白芯沫,起床了。」
白芯沫很不樂意的起了床。誰讓今天是去蜜曼璐眸斯蒂克學院報道的日子呢?
「白芯沫!……」
「知道啦知道啦!」白芯沫很不客氣的吼了回去。
「冉墨維,我問你一個問題。」白芯沫一睜眼就看見冉墨維在自己床邊,覺得很不爽,於是想戲弄一下他。
冉墨維是18歲到白芯沫家裡來的,至今也有一年半了,白家與冉家是世交,可惜冉家在國外開的一家企業公司出了問題,白芯沫老爸就丟下白芯沫飛到瑞典去幫忙了,冉墨維也被他老爸一腳踹了過來當「保姆」。
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反正……特別狗血……冉墨維會說法語、日語、中文和韓文,呃……英文就更不用說了,號稱智商150以上的天才,可惜啊……栽在了白芯沫這個小太妹的手裡了,趙本山同志的山寨版小品幾乎是天天上演,我們冉墨維同學還沒有弄清是怎麼回事呢,白芯沫已經笑的人仰馬翻了。
「問吧。」冉墨維冷冷的說到。
冉墨維在鬧脾氣,或許是因為前幾天托白芯沫的福,他很不甘願的去修電冰箱,……

Ⅷ 黑無常小說txt全集免費下載

鏈接:

提取碼:0qvh

倪匡作品全集原振俠系列之——《黑白無常》

Ⅸ 朝花夕拾無常原文

迎神賽會這一天出巡的神,如果是掌握生殺之權的,——不,這生殺之權四個字不大
妥,凡是神,在中國彷彿都有些隨意殺人的權柄似的,倒不如說是職掌人民的生死大事的
罷,就如城隍和東岳大帝之類。那麼,他的鹵簿中間就另有一群特別的腳色:鬼卒、鬼王,
還有活無常。
這些鬼物們,大概都是由粗人和鄉下人扮演的。鬼卒和鬼王是紅紅綠綠的衣裳,赤著
腳;藍臉,上面又畫些魚鱗,也許是龍鱗或別的什麼鱗罷,我不大清楚。鬼卒拿著鋼叉,叉
環振得琅琅地響,鬼王拿的是一塊小小的虎頭牌。據傳說,鬼王是只用一隻腳走路的;但他
究竟是鄉下人,雖然臉上已經畫上些魚鱗或者別的什麼鱗,卻仍然只得用了兩只腳走路。所
以看客對於他們不很敬畏,也不大留心,除了念佛老嫗和她的孫子們為面面圓到起見,也照
例給他們一個「不勝屏營待命之至」的儀節。
至於我們——我相信:我和許多人——所最願意看的,卻在活無常。他不但活潑而詼
諧,單是那渾身雪白這一點,在紅紅綠綠中就有「鶴立雞群」之概。只要望見一頂白紙的高
帽子和他手裡的破芭蕉扇的影子,大家就都有些緊張,而且高興起來了。人民之於鬼物,惟
獨與他最為稔熟,也最為親密,平時也常常可以遇見他。譬如城隍廟或東岳廟中,大殿後面
就有一間暗室,叫作「陰司間」,在才可辨色的昏暗中,塑著各種鬼:弔死鬼、跌死鬼、虎
傷鬼、科場鬼,……而一進門口所看見的長而白的東西就是他。我雖然也曾瞻仰過一回這
「陰司間」,但那時膽子小,沒有看明白。聽說他一手還拿著鐵索,因為他是勾攝生魂的使
者。相傳樊江東岳廟的「陰司間」的構造,本來是極其特別的:門口是一塊活板,人一進
門,踏著活板的這一端,塑在那一端的踏便撲過來,鐵索正套在你脖子上。後來嚇死了一個
人,釘實了,所以在我幼小的時候,這就已不能動。
倘使要看個分明,那麼,《玉歷鈔傳》上就畫著他的像,不過《玉歷鈔傳》也有繁簡不
同的本子的,倘是繁本,就一定有。身上穿的是斬衰凶服,腰間束的是草繩,腳穿草鞋,項
掛紙錠;手上是破芭蕉扇、鐵索、算盤;肩膀是聳起的,頭發卻披下來;眉眼的外梢都向
下,象一個「八」字。頭上一頂長方帽,下大頂小,按比例一算,該有二尺來高罷;在正
面,就是遺老遺少們所戴瓜皮小帽的綴一粒珠子或一塊寶石的地方,直寫著四個字道:「一
見有喜」。有一種本子上,卻寫的是「你也來了」。這四個字,是有時也見於包公殿的扁額
上的,至於他的帽上是何人所寫,他自己還是閻羅王,我可沒有研究出。
《玉歷鈔傳》上還有一種和活無常相對的鬼物,裝束也相仿,叫作「死有分」。這在迎
神時候也有的,但名稱卻訛作死無常了,黑臉、黑衣,誰也不愛看。在「陰死間「里也有
的,胸口靠著牆壁,陰森森地站著;那才真真是「碰壁」。凡有進去燒香的人們,必須摩一
摩他的脊樑,據說可以擺脫了晦氣;我小時也曾摩過這脊樑來,然而晦氣似乎終於沒有脫,
——也許那時不摩,現在的晦氣還要重罷,這一節也還是沒有研究出。我也沒有研究過小乘
佛教的經典,但據耳食之談,則在印度的佛經里,焰摩天是有的,牛首阿旁也有的,都在地
獄里做主任。至於勾攝生魂的使者的這無常先生,卻似乎於古無征,耳所習聞的只有什麼
「人生無常」之類的話。大概這意思傳到中國之後,人們便將他具體化了。這實在是我們中
國人的創作。
然而人們一見他,為什麼就都有些緊張,而且高興起來呢?
凡有一處地方,如果出了文士學者或名流,他將筆頭一扭,就很容易變成「模範縣」。
我的故鄉,在漢末雖曾經虞仲翔先生揄揚過,但是那究竟太早了,後來到底免不了產生所謂
「紹興師爺」,不過也並非男女老小全是「紹興師爺」,別的「下等人」也不少。這些「下
等人」,要他們發什麼「我們現在走的是一條狹窄險阻的小路,左面是一個廣漠無際的泥
潭,右面也是一片廣漠無際的浮砂,前面是遙遙茫茫蔭在薄霧的裡面的目的地」那樣熱昏似
的妙語,是辦不到的,可是在無意中,看得住這「蔭在薄霧的裡面的目的地」的道路很明
白:求婚,結婚,養孩子,死亡。但這自然是專就我的故鄉而言,若是「模範縣」里的人
民,那當然又作別論。他們——敝同鄉「下等人」——的許多,活著,苦著,被流言,被反
噬,因了積久的經驗,知道陽間維持「公理」的只有一個會,而且這會的本身就是「遙遙茫
茫」,於是乎勢不得不發生對於陰間的神往。人是大抵自以為銜些冤抑的;活的「正人君
子」們只能騙鳥,若問愚民,他就可以不假思索地回答你:公正的裁判是在陰間!想到生的
樂趣,生固然可以留戀;但想到生的苦趣,無常也不一定是惡客。無論貴賤,無論貧富,其
時都是「一雙空手見閻王」,有冤的得伸,有罪的就得罰。然而雖說是「下等人」,也何嘗
沒有反省?自己做了一世人,又怎麼樣呢?未曾「跳到半天空」么?沒有「放冷箭」么?無
常的手裡就拿著大算盤,你擺盡臭架子也無益。對付別人要滴水不羼的公理,對自己總還不
如雖在陰司里也還能夠尋到一點私情。然而那又究竟是陰間,閻羅天子、牛首阿旁,還有中
國人自己想出來的馬面,都是並不兼差,真正主持公理的腳色,雖然他們並沒有在報上發表
過什麼大文章。當還未做鬼之前,有時先不欺心的人們,遙想著將來,就又不能不想在整塊
的公理中,來尋一點情面的末屑,這時候,我們的活無常先生便見得可親愛了,利中取大,
害中取小,我們的古哲墨瞿先生謂之「小取」雲。
在廟里泥塑的,在書上墨印的模樣上,是看不出他那可愛來的。最好是去看戲。但看普
通的戲也不行,必須看「大戲」或者「目連戲」。目連戲的熱鬧,張岱在《陶庵夢憶》上也
曾誇張過,說是要連演兩三天。在我幼小時候可已經不然了,也如大戲一樣,始於黃昏,到
次日的天明便完結。這都是敬神禳災的演劇,全本里一定有一個惡人,次日的將近天明便是
這惡人的收場的時候,「惡貫滿盈」,閻王出票來勾攝了,於是乎這活的活無常便在戲台上
出現。
我還記得自己坐在這一種戲台下的船上的情形,看客的心情和普通是兩樣的。平常愈夜
深愈懶散,這時卻愈起勁。他所戴的紙糊的高帽子,本來是掛在台角上的,這時預先拿進去
了;一種特別樂器,也准備使勁地吹。這樂器好象喇叭,細而長,可有七八尺,大約是鬼物
所愛聽的罷,和鬼無關的時候就不用;吹起來,Nhatu,nhatu,nhatutu
tuu地響,所以我們叫它「目連瞎頭」。在許多人期待著惡人的沒落的凝望中,他出來
了,服飾比畫上還簡單,不拿鐵索,也不帶算盤,就是雪白的一條莽漢,粉面朱唇,眉黑如
漆,蹙著,不知道是在笑還是在哭。但他一出台就須打一百零八個嚏,同時也放一百零八個
屁,這才自述他的履歷。可惜我記不清楚了,其中有一段大概是這樣:——
「…………
大王出了牌票,叫我去拿隔壁的癩子。
問了起來呢,原來是我堂房的阿侄。
生的是什麼病?傷寒,還帶痢疾。
看的是什麼郎中?下方橋的陳念義la兒子。
開的是怎樣的葯方?附子、肉桂,外加牛膝。
第一煎吃下去,冷汗發出;
第二煎吃下去,兩腳筆直。
我道nga阿嫂哭得悲傷,暫放他還陽半刻。
大王道我是得錢買放,就將我捆打四十!」
這敘述里的「子」字都讀作入聲。陳念義是越中的名醫,俞仲華曾將他寫入《盪寇志》
里,擬為神仙;可是一到他的令郎,似乎便不大高明了。la者「的」也;「兒」讀若
「倪」,倒是古音罷;nga者,「我的」或「我們的」之意也。
他口裡的閻羅天子彷彿也不大高明,竟會誤解他的人格,——不,鬼格。但連「還陽半
刻」都知道,究竟還不失其「聰明正直之謂神」。不過這懲罰,卻給了我們的活無常以不可
磨滅的冤苦的印象,一提起,就使他更加蹙緊雙眉,捏定破芭蕉扇,臉向著地,鴨子浮水似
的跳舞起來。
Nhatu,nhatu,nhatu-nhatu-nhatututuu!目連瞎
頭也冤苦不堪似的吹著。他因此決定了:——
「難是弗放者個!
那怕你,銅牆鐵壁!
那怕你,皇親國戚!
…………」
「難」者,「今」也;「者個」者「的了」之意,詞之決也。「雖有忮心,不怨飄
瓦」,他現在毫不留情了,然而這是受了閻羅老子的督責之故,不得已也。一切鬼眾中,就
是他有點人情;我們不變鬼則已,如果要變鬼,自然就只有他可以比較的相親近。迎神時候
的無常,可和演劇上的又有些不同了。他只有動作,沒有言語,跟定了一個捧著一盤飯菜的
小丑似的腳色走,他要去吃;他卻不給他。另外還加添了兩名腳色,就是「正人君子」之所
謂「老婆兒女」。凡「下等人」,都有一種通病:常喜歡以己之所欲,施之於人。雖是對於
鬼,也不肯給他孤寂,凡有鬼神,大概總要給他們一對一對地配起來。無常也不在例外。所
以,一個是漂亮的女人,只是很有些村婦樣,大家都稱她無常嫂;這樣看來,無常是和我們
平輩的,無怪他不擺教授先生的架子。一個是小孩子,小高帽,小白衣;雖然小,兩肩卻已
經聳起了,眉目的外梢也向下。這分明是無常少爺了,大家卻叫他阿領,對於他似乎都不很
表敬意;猜起來,彷彿是無常嫂的前夫之子似的。但不知何以相貌又和無常有這么象?吁!
鬼神之事,難言之矣,只得姑且置之弗論。至於無常何以沒有親兒女,到今年可很容易解釋
了;鬼神能前知,他怕兒女一多,愛說閑話的就要旁敲側擊地鍛成他拿盧布,所以不但研
究,還早已實行了「節育」了。
這捧著飯菜的一幕,就是「送無常」。因為他是勾魂使者,所以民間凡有一個人死掉之
後,就得用酒飯恭送他。至於不給他吃,那是賽會時候的開玩笑,實際上並不然。但是,和
無常開玩笑,是大家都有此意的,因為他爽直,愛發議論,有人情,——要尋真實的朋友,
倒還是他妥當。
有人說,他是生人走陰,就是原是人,夢中卻入冥去當差的,所以很有些人情。我還記
得住在離我家不遠的小屋子裡的一個男人,便自稱是「走無常」,門外常常燃著香燭。但我
看他臉上的鬼氣反而多。莫非入冥做了鬼,倒會增加人氣的么?吁!鬼神之事,難言之矣,
這也只得姑且置之弗論了。
六月二十三日。

Ⅹ 冥界之黑白無常txt全集下載

冥界之黑白無常 txt全集小說附件已上傳到網路網盤,點擊免費下載:

內容預覽:
冥界之黑白無常
作者:碎風亂波
《黑白無常》光棍節特別企劃
更新時間2011-1-22 16:25:41 字數:1514
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光棍節,冥界高層似乎特別重視,大街小巷都被掛上了一根根被削的光溜溜的棍子。
冥陽:難得導演今天放假,出來陪小雪逛街!
冷雪:「今天街上人不是很多嘛。」冷雪邊逛邊道。看著街上的「孤魂」冥陽心裡那個美啊····
冥陽:哈哈,光棍,拜拜啦!我現在不是啦!
邊上眾人投來殺人的目光,向冥陽圍了過來。
路人甲:小子,你很拽啊!敢笑我!
路人乙:別以為不是光棍就了不起,我告訴你,光棍當自強!
路人丙:兄弟們!一人一塊板磚上啊!
一堆人一哄而上,冥陽拉著冷雪就跑:導演!跑龍套的造反啦!喂!別打臉啊!我靠臉混飯吃的!
導演TMY登場。
TMY:小子,我還是光棍呢,你小子找了個GF就這么拽,我要代表光棍消滅你!(手持一根棍,導演也沖了上去·····)
乒乓乓乓打了半個小時,冥陽被救護車拖走了···TMY與眾人長出了一口氣:終於維護了光棍的尊嚴····
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,T導回頭一看,原來是酒鬼。
酒鬼:導演,我徒弟都談戀愛啦,我是不是也安排一個?
T導擦了擦汗:額,你是不能這么想滴!你看你多麼自由,當光棍也蠻好的嘛!
酒鬼十分不滿的叫道:我都當了幾千年的光棍了,在冥界要錢有錢,要權有權,憑什麼啊!?
邊上響起鬼哭之聲,鬼王羅……

閱讀全文

與我是黑無常君免費全文相關的資料

熱點內容
抗戰電影免費觀看 瀏覽:421
台式電腦內置硬體藍牙嗎 瀏覽:79
趙八兩神醫小農民免費閱讀 瀏覽:325
異香奇談漫畫免費 瀏覽:543
哪個軟體能搜工程力學 瀏覽:47
血族禁域快看免費漫畫 瀏覽:288
華軍軟體園文件在哪 瀏覽:506
電腦上製作音樂的免費軟體 瀏覽:830
手機海報免費製作網站 瀏覽:490
一體電腦滑鼠與鍵盤怎麼插 瀏覽:105
修改圖片的軟體加字 瀏覽:753
怎麼免費製作現代視頻 瀏覽:898
沒有解壓縮軟體如何打開壓縮文件 瀏覽:280
appleid如何下載軟體 瀏覽:245
如何用電腦設置路由器網速 瀏覽:358
什麼情況下法律援助免費 瀏覽:123
誅仙小說全文免費下載 瀏覽:26
惠普電腦鍵盤如何開啟燈光 瀏覽:677
電腦耳機口接觸不良 瀏覽:822
蘇州哪裡可以吃免費的臘八粥 瀏覽:810